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标签为“hengrui”的博文

恒瑞医药主动暂停/终止的临床试验汇总

 汇总国内生物医药巨头恒瑞主动暂停/终止的临床研究: 1. Cipatinib ——HER阳性/晚期乳腺癌 该产品为靶向 EGFR/HER2抑制剂 ,该I期临床(NCT01301911)启动于2011年2月,终止于2012年12月,未见公示终止原因,未见后续临床启动,2018年有文献报道该产品研究结果(doi: 10.1111/1759-7714.12784 )。 2.  Henatinib ——晚期恶性实体瘤 该产品为靶向 VEGFR2为主的多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该临床(NCT01416623)启动于2011年8月,终止于2012年12月,未见公示终止原因,未见后续临床启动。 3. 法米替尼 ——晚期或转移性胃肠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 该产品为恒瑞仍在开发的靶向 VEGFR2为主的多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该临床(NCT01994213)启动于2013年11月,终止于2018年4月,公示终止原因未具体介绍,仅注明“The applicant decided to close the stud”。 4. 法米替尼 ——晚期非鳞、非小细胞肺癌 该临床(NCT02356991)启动于2015年2月,即单药治疗非鳞、非小细胞肺癌的II期临床,2019年1月公示暂停,原因为“sponsor decides to suspend this trial”,具体原因未介绍。 5.  法米替尼 ——晚期非鳞、非小细胞肺癌 该临床(CTR20150698/NCT02766140)为法米替尼联合多西他赛用于二线NSCLC的治疗III期临床,于2016年5月启动,暂停于2017年2月,原因为:“ 申办方主动关闭研究 ”“ difficulty in recruitment ”,不过 后续恒瑞又开启了与三代EGFR抑制剂、抗PD-1单抗、以及PD-L1×TGF-β双抗的肺癌联用临床 。 6. SHR9549 ——ER阳性&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 该产品为 选择性雌激素受体下调剂(SERD) ,该临床(CTR20181130)启动于2018年7月,终止于2019年10月,终止原因为“根据所获得的SHR9549的PK和安全性数据(入组4例受试者,其中1例受试者发生DLT并出组,其余3例安全性无特殊,无SAE发生)、口服SERD同类药物的研发现状、以及申办方管线产品的研发进展,申办方决定终止

恒瑞医药公开MCL-1抑制剂专利——《吲哚类大环衍生物、其制备方法及其在医药上的应用》

 近日, 恒瑞医药 公开 MCL-1抑制剂 专利——《吲哚类大环衍生物、其制备方法及其在医药上的应用》,该专利最早申请于 2019年4月30日 ,涉及一种通式(I)所示的吲哚类大环衍生物、其制备方法及含有该衍生物的药物组合物以及其作为治疗剂,特别是作为MCL-1抑制剂的用途,和其治疗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或免疫系统疾病的用途,其中通式(I)的各取代基与说明书中的定义相同。 目前国内药企有亚盛医药AS00491和APG3526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 肿瘤细胞区别于正常细胞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细胞凋亡受到抑制,从而赋予了他们更大的生存优势。细胞凋亡也称为程序性死亡,可分为外源性凋亡和内源性凋亡。其中内源性凋亡是癌症发生发展的重要屏障。BCL-2家族蛋白是内源性凋亡的重要调节因子。 BCL-2家族蛋白主要存在于线粒体膜上,根据功能可分为抗凋亡蛋白和促凋亡蛋白两大类。抗凋亡蛋白包括BCL-2、BCL-XL、BCL-w和MCL-1。促凋亡蛋白包括Bax、Bak以及BH3-only蛋白。Bax和Bak被激活的时候,会形成多聚体空洞,使细胞线粒体膜的通透性增加,促进细胞色素C等释放到细胞质中,导致细胞死亡。BH3-only蛋白只包含BH3结构域。在细胞存活的状态下,BH3-only蛋白(如Bim)与抗凋亡蛋白结合。当细胞受到外界压力时,结合的平衡被打破,BH3-only蛋白被释放出来与线粒体上Bax结合,促进Bax/Bak形成多聚体,促进细胞色素C和SMAC释放到细胞质中,激活下游凋亡通路。 现有的临床数据表明MCL-1在多种肿瘤内出现过表达,例如在55%的乳腺癌以及84%的肺癌样品中检测到MCL-1过表达。在多发性骨髓瘤样品中中,随着癌症恶化程度的增加,MCL-1表达明显提高,但是BCL-2的表达没有变化。此外MCL-1表达量与病人的存活率负相关。在乳腺癌和多发性骨髓瘤病人中都观察到了MCL-1高表达伴随着更低存活率。由此可见MCL-1是一个重要的肿瘤治疗的靶标。 诺华(Novartis,  MIK665 )、安进(Amgen, AMG 397 )以及阿斯利康(AstraZeneca,  AZD5991 )都开发了针对MCL-1的小分子抑制剂 (结构见文末) ,但现在还处于临床阶段,因此需要进一步开发MCL-1抑制剂药物。 本公开的目的在于提供一种通式(I)所示的化合物或其互变异

LSK与恒瑞医药联合宣布美国FDA批准启动肝细胞癌III期临床研究(PD-1+VEGFR-2)

LSK与恒瑞医药联合宣布美国FDA批准启动肝细胞癌III期临床研究,以评价VEGFR-2抑制剂 Rivoceranib(即Apatinib)与PD-1抑制剂C amrelizumab (SHR-1210) 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目前C amrelizumab(SHR-1210)用于经典霍奇金淋巴瘤适应症已递交NDA上市申请,处于材料补充阶段。 LSK总裁 Sung Chul Kim博士说 :“We are happy with this important regulatory milestone in our global clinical collaboration. We are enthusiastic to work with Hengrui to hopefully help more HCC patients through development of this combination therapy." 恒瑞董事长孙飘扬博士说:“As one of the leading bio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in  China , Hengrui is committed to developing breakthrough medicines for patients worldwide. This milestone is another step towards our mission. We look forward to working with LSKB to jointly make a difference for HCC patients around the world." 目前恒瑞正在中国开展该组合疗法用于HCC的单臂多中心临床II期研究(NCT03463876) ,在ASCO 2018上公布相关数据,中国14位晚期肝癌受试者参与的I期临床中,ORR及DCR分别为50.0%和85.7%(Xu et al., NCT02942329),另外除了肝细胞癌之外,非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及胃癌联合疗法临床试验也在进行中。 基于早期的临床研究,rivoceranib及camrelizumab联用可能会增强自身免疫系统起到协同作用。